lol赛事竞猜



【检察日报】日出红山

 



 “日出红山后,龙兴潢水源”,赤峰为红山之意,因城区东北部赭红色山峰而得名,而我与这座城市最初结缘,是因为我的姑姑住在这里。

  那年高一的暑假,我家里来了几位学生,有个和我父亲眉眼仿佛的女生,我父母让我叫她姑姑。她叫韩培琪,是大连水产学院大一的学生。

  他们是暑假搭伴回内蒙古,路过齐齐哈尔来我家看我父母。我偷偷打量这个从天而降的姑姑:温婉,可人,淑慧,懂事。她是我父亲老叔的女儿,也就是我父亲的堂妹,因为学习成绩好而成为我们韩门府的骄傲。

  我爷爷的爷爷兄弟俩从山东来到肇州县永胜乡,东西院大宅门,也就是现在地志可查的“两门韩家”。我太奶生有三子一女,分别是我爷爷,哈尔滨平房二爷,肇州北张家窝棚六爷,肇州老黄姑奶。因为是大地主,经历几次运动,家人寥落。每次回老家,我都缠着父亲讲述当年的情景,怕他因为年纪大而混淆当年的家史细节。这次问他,他忍不住悲戚,历数天劫,以及流浪奔波,唏嘘不已。这个命大的老爷就是姑姑的父亲。

  老爷后来定居内蒙古阿荣旗行医,老奶是当地学校老师。培琪姑姑很争气,她说要去看海,就从大山沟沟里考到大连。因为在大学时学习成绩突出,毕业时作为留到大连的候选人之一参加一个内部考试。最后没有留下,原因是嗓子有点哑而未能入选。现在想来,又不是选播音员,她成绩那么好,干吗还要挑嗓音呢?

  培琪姑姑长我四岁,我叫她小姑,那次暑假见面后我俩一直通信,她鼓励我努力学习,不要处男朋友,还给我邮寄烤鱼片和化妆盒。小姑的嘱咐我一句都没听,逃课,看电影,写小说,处男友。只是特别心爱那个化妆盒,金红色,哑光大地色系,令我每天兴高采烈、浓妆艳抹地在师大校园里招摇。

  小姑毕业后分配到赤峰水利局工作。在赤峰,小姑遇到了姑父,结婚照片邮寄给我父母,寒暑假回家我每每翻阅咂摸。身着红色婚纱的小姑娇羞含笑,旁边有个高大帅气的小伙把手搭在她肩头。全家人都为她高兴,觉得老天是公平的。后来听说小姑害病伤及视力,我曾把编辑的杂志邮寄给她,不久邮件被退回。

  这次到赤峰开会,会期一天,转眼就到了返程时间,出发前小姑和姑父来住地送我。一晃三十年过去了,历经三十年的沧桑风雨,小姑的笑容依然是那么甜美纯净,话语还是那么温暖喜气。她欢天喜地盯着我瞅,一遍遍地问:“啊呀呀,你怎么来了呢,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啊!”一旁的姑父一步不离地紧紧拉着她的手,他在一个大厂做机关纪委书记工作,本人比照片上还英俊帅气。

  我心里想着要是母亲健在该多好。记得三十年前那个暑假,我妈对小姑说,妹妹午饭想吃点啥?小姑说,待了一上午,一点都不饿。我的母亲已经去世五年,她最喜欢的两位老韩家姑奶,一个是凤春大姑,另一个就是培琪小姑。

  姑父用手机拍着我和小姑的合影,姑姑说:各种角度都照一遍。她像个小女孩一样,被姑父宠着。因为一个人,爱上一座城,顾盼流转间,夙根已深种。她经历那么多苦,在这里终于找到了幸福。窗外,初生的朝阳霞光万点,照得屋内的道别仿佛再次重逢,而三十年的风雨蹉跎早已沉淀成绵绵的爱与希望。

  (作者单位:lol赛事竞猜)


关闭窗口

网站首页加为收藏设为首页联系我们旧站入口


联系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长江路85号 邮政编码:150090
黑ICP备05000574号 技术支持:龙检新媒体工作室